媒體聚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聚焦
高能環境:掃清醫廢戰場穩后方
來源:高能環境總瀏覽:52120

導讀: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醫療廢物、污水出現井噴式增長。這個隱形戰場是疫情防控的一道關口,醫療廢物、廢水若處置、管理不當,極易造成空氣、水體、土壤污染,甚至導致病毒二次傳播,使垃圾收集工、醫務工作者、患者乃至整個社區都可能接觸到傳染源,損害一線醫護人員在正面戰場上的“御敵”成果。面對嚴峻的形勢,北京高能時代環境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加入逆行者大軍,開展了“醫療廢物及污水阻擊戰”,確保一線產生的醫療廢物和廢水得到及時、有序、高效、無害化處理。這一成就背后靠哪些“黑科技”和管理體系支撐?7月27日,《環境與生活》雜志記者就此采訪了該公司執行董事長凌錦明。

 

       給火神山醫院的土壤水體穿“防護服”

 

       2020年初,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戰“疫”初期,我國參照“非典”期間北京小湯山醫院的模式,在武漢市建設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北京高能時代環境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高能環境”)執行董事長凌錦明告訴《環境與生活》雜志,高能環境董事長李衛國在大年三十夜得知該消息后,決定派出團隊馳援武漢火神山醫院的建設。一天之內,高能環境首批參與醫院援建的35位施工人員就從湖南及湖北其他地區趕赴武漢。

 

高能環境應急團隊為火神山醫院鋪設防滲膜

 

       高能環境是1992年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改制后成立的環境服務高科技企業,目前已累計完成國內外千余項大型環境服務工程。其業務領域涵蓋環境修復、城市環境和工業環境三大板塊,具體細分領域包括土壤修復、地下水修復、危廢、工業固廢、工業廢水、污泥處置、垃圾焚燒發電等。

 

       在火神山醫院的建設階段,高能環境主要負責“醫院防滲工程”,這道工程相當于給醫院所在的土地、周邊水體等穿上“防護服”。該公司鋪設的防滲膜覆蓋整個院區,使污染物不會滲透到地下。凌錦明解釋道:“防滲工程對后續建設進度影響較大,非常考驗一個企業的應急能力,我們的團隊在一夜之間將草圖細化成精準施工圖,工人們無縫對接,保證了建設速度。”

 

高能環境應急團隊為火神山醫院鋪設防滲膜

 

       這也是對高能環境防滲技術的考驗。高能環境為火神山醫院2.5萬平方米地基穿上的“防護服”是具有防滲、防腐、防水功能的“HDPE膜醫院防控系統”。這套系統以高密度聚乙烯(HDPE)土工膜、聚丙烯(PP)無紡土工布、土工格柵、鈉基膨潤土墊(GCL)等為主要防滲材料,可有效阻截醫療廢物、醫療污水等對土壤、地下水及周邊水體造成污染,遏制病毒擴散。

 

       凌錦明介紹,早在1988年,高能環境的前身——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墊襯工程處,就從國外引進了HDPE土工膜材料及其安裝設備、墊襯技術,這套“防滲屏障系統”解決了防止電子對撞機物質滲漏污染土壤的重大難題。之后,該技術被廣泛應用于國內礦山冶金污染控制、污染場地修復、老垃圾填埋場污染治理、工業危險廢棄物處理、石油化工污染控制等多個領域,并被成功應用在2008年奧運工程、“大科學工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LHAASO)等國家重大工程中。

 

       多道工藝保障醫療廢水無感染性

 

       除了防滲工程,醫療污水的處理也是棘手問題。醫療污水含有大量的病菌、病毒以及化學藥劑等污染物,傳染性和污染性極強。凌錦明告訴記者,1月29日,了解到火神山醫療污水處理系統在建成后尚缺乏專業的技術團隊來支持運營,高能環境立即主動接洽,提出支持該院的污水處理系統安裝及運營工作。1月30日,高能環境的水處理技術團隊從各地趕到武漢,進駐現場,配合開展建設的收尾工作。他們爭分奪秒地進行設備調試,3天內使醫療污水處理系統得以交付使用。

 

高能環境應急團隊為火神山醫院鋪設防滲膜

 

       凌錦明介紹,高能環境的團隊利用自主研發的“PCR核心設備”,配備一體化高能蠕動床生物強化處理裝置,使醫療污水經過預消毒、化糞池、調節池、生化處理(降解COD和氨氮)、沉淀、二次消毒等嚴格的工藝處理,達到《醫療機構水污染物排放標準》的規定后才排入市政管道。其團隊還為醫院配備了“一用一備”兩套污水處理系統,一組運行,一組備用,在一組系統發生故障或進行檢修時,仍有一組系統可以運行,達到“雙保險”效果。火神山醫療污水處理站調試運行期間,處理量達800立方米/天,可以處理該醫院的全部污水。

 

       “即使面對防護物資緊缺、監測儀器有限、惡劣天氣等種種困難,高能環境的運營人員仍24小時堅守,嚴格執行人員防護、安全操作與消毒殺菌程序等運營鐵律,確保污水處理站全天候安全運營,守住了疫情防控的環境安全底線。”凌錦明強調。

 

       醫廢就地處置 日收日消

 

       火神山醫院投入使用后,每天都會產生大量生活垃圾、餐廚廢棄物、廢棄防護用品、醫藥包裝和醫療器具等醫療廢物。醫療廢物在《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是頭號危險廢物,它們含有大量病原體、有害化學品及其他有害物質,具有全空間傳染、急性傳染和潛伏傳染等特點。凌錦明指出,醫療廢物處置的“三缺乏一隱患”成為高能環境團隊亟需解決的難題:缺乏醫療廢物應急設施、缺乏醫療廢物轉運車輛和轉運箱、缺乏應急設施現場處置人員,同時,處置效果難以達到正常情況下的排放要求,造成環境衛生、人員安全隱患。

 

高能環境馳援武漢抗擊疫情的應急團隊

 

       針對上述問題,高能環境團隊啟用其獨有的“醫療廢物處置系統”。該系統以移動式醫療廢物焚燒方艙為主要設施,配置自動提升、破碎進料裝置,可對醫療廢物進行車載式小型焚燒、高溫熱解,同時利用集成高效的煙氣凈化設備,減少二次廢物,該系統還具備自動清洗、紫外線消毒功能,可24小時持續運行,有效處置了疫情防治所產生的口罩、防護服、鞋套等高感染性廢物。

 

       值得一提的是,該系統利用可自動識別、統計儲量、實時定位的“RFID醫療廢物周轉桶”來收集醫療廢物,并配合醫療廢物專用車的運輸調度,通過大數據收集系統,讓各機構、單位共享互聯網數據,可追溯每一桶醫療廢物的運輸路徑。

 

       疫情期間,火神山醫院每天需要焚燒處置的醫療廢物量約4~5噸,高能環境的運營團隊通過加強全過程監控、配備自動處置工藝,制定安全生產標準等措施,確保了醫療廢物焚燒處置過程安全、環保、高效,實現醫療廢物“就地處置,日收日消”。

 

       團隊零感染完美凱旋

 

       妥善處置醫療廢物和醫療污水,守住環保防線,為戰“疫”前線解決后顧之憂,一方面要依靠核心技術,另一方面也離不開環保人的忘我付出。涉疫醫療廢物處理人員,是此次戰“疫”中除第一線醫務工作者外,離傳染源最近的群體之一。談到臨危受命時最擔心的事情,凌錦明誠懇地說:“我們最擔心的,當然是員工的生命安全和健康。一線員工非常辛苦,經常穿著防護服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公司領導層非常關心員工的身體狀況,每天必須電話詢問。”

 

參與火神山醫院醫療廢物、廢水處理運營的團隊

 

       凌錦明坦誠地說,比起天津港爆炸事故后的應急處理,高能環境在這次戰“疫”中面對的不可控因素更大:“天津港爆炸重在應急處理,當時高能環境的員工通宵達旦,以最快速度在三天三夜內處理完現場,只要防止污染物進入土壤污染地下水,就能基本消除后續的隱患。而我們當時對新冠肺炎的了解非常有限,難以做出更有針對性的保護措施。所幸的是,在嚴格的防護和監測措施下,整個團隊人員零感染,完美凱旋。”

 

       技術創新+體系治理

 

       凌錦明底氣十足地說,高能環境在此次戰“疫”中不辱使命,圓滿完成任務,是其公司綜合實力的體現。

 

       “高能環境的核心競爭力在于技術創新,目前已擁有310項專利技術、21項軟件著作權。”凌錦明舉例,2010年紫金山金銅礦濕法廠發生銅酸水滲漏事故,高能環境負責后續處理,其團隊首次在國內礦山環保工程上采用“水平防滲+新型垂直防滲墻+自動抽水井”構成的立體防滲系統,從此這就成了我國建設高環保標準金屬礦堆浸礦山的標桿性做法。

 

       此后,高能環境首創的“垂直生態屏障系統”,在工業場地污染修復、地下水及水源地保護、流域治理、礦山修復等多項環境治理與系統修復工程中,得到成功應用,江蘇靖江原侯河石油化工廠填埋危險化學品廢物場地污染治理項目、云南馳宏鋅鍺會澤大渣堆重金屬污染綜合治理項目都有賴于此。

 

高能環境紫金山金銅礦濕法廠項目

 

       在采訪中,凌錦明多次強調了高能環境的“體系”理念。他說,環境污染治理應當形成體系,而不是只看一兩項技術。傳統的污染分類看似分明:水、氣、固體、土壤,但其實,生態污染治理是環環相扣的,比如土壤修復往往也得顧及地下水的保護。

 

       凌錦明舉例,湖北省十堰市是南水北調中線的源頭,境內有2000多條支流匯入丹江口水庫,而距離十堰市最近的縣城鄖縣(現為鄖陽區)曾有多家電鍍廠,當地的污染土壤中鉻含量超標百余倍,雨后“黃水”直接影響丹江口水庫的水質。對此,高能環境對“病土”采用“刮骨療毒”之法:挖出受污染土壤,接受“晶格封閉”技術的鈍化、穩定化和固化處理,隨后安全回填;同時對處置場地采用多層防滲措施,防止六價鉻溶于水造成二次污染。

 

       企業成長緊跟社會需求變化

 

       “更新的是技術,而不變的是‘科技創新、服務利民’的企業宗旨。”凌錦明表示,作為一家成立26年,總市值超一百億元的環保企業,以技術起家的高能環境,其發展壯大的邏輯是,以“為人類為社會創造持久安全的環境”為使命不斷擴展,逐漸形成自己的體系。

 

       凌錦明認為,高能環境的成長取決于兩個維度。

 

       第一個維度是“市場”,這與中國環保市場的發展現狀相呼應:一方面是中國的人口總量大,垃圾處理、生活污水等市場需求和人口總量高度正相關;另一方面是工業制造業的持續發展,號稱“世界工廠”的中國,只要有工業生產,就有環保需求。

 

高能環境醫廢運營人員日常巡檢

 

       第二個維度是社會發展帶來的需求變化。凌錦明以垃圾處理為例加以解釋,中國早期采用簡易填滿方式,沒有防滲措施,容易污染土壤地下水,故“衛生填埋”是環保企業的第一輪市場。后來,隨著城市化擴大,沿海地區土地稀缺,而填埋場占地面積大,難以適應發展的需求,“占地少、對周邊影響小、減量化較明顯、殘渣可資源化的垃圾焚燒日漸興起。但實際上,目前垃圾處理的關鍵還是要因地制宜。比如土地便宜、人口不密集的地區,填埋比較有優勢。而且,我們已經擁有利用填埋場甲烷發電、供熱的技術。”凌董事長指出,隨著社會發展,又將產生新的環保需求,高能環境的垃圾處理業務從填埋發展到焚燒,再到目前兩者并舉,這是企業成長邏輯緊跟社會需求變化、與時俱進的表現。

 

       從“服務中國”到“布局海外”

 

       凌錦明還談到,高能環境的業務發展并不止步于國內,在“走出去”的政策大背景下,其公司的目標是“成為全球領先的環境系統服務商”。對此,凌錦明闡明了兩個發展方向。

 

       一方面,發揮自身了解中國國情、技術轉化落地能力強的優勢,和環保企業起步早的國家進行項目合作、引進技術,在土壤修復、太陽能、垃圾焚燒冷卻系統方面,與國外知名科研院所及環保企業建立長期戰略合作關系。

 

       另一方面,讓高能環境的先進技術走向周邊國家。截至目前,高能環境在緬甸、泰國、蒙古、老撾等國已承接多個環保項目。此外,作為國際固體廢棄物協會 (ISWA)的鉑金會員單位,高能環境還主編、參編了61項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和技術規范。

 

高能環境污水運營人員檢測出水水質

 

       可持續發展需堅持“長跑思維”

 

       凌錦明認為,對環保企業而言,技術是基礎,管理決定了企業的定位和長期發展。“在目前市場形勢下,業主會依據綜合能力選擇供應商,我們也更傾向于選擇愿意為高品質服務買單的業主。近些年,我們逐漸放棄了部分購買力不足的地區的業務,朝‘東進南下’的方向進擊市場。在選擇和被選擇的過程中,企業最關鍵的是要堅守核心價值。”

 

高能環境總部大樓

 

       在訪談的最后,凌錦明執行董事長強調,近些年,在環保行業內有部分企業出現危機的情況下,高能環境不盲目跟風,一方面積極鍛造核心技術,優化了六大技術中心,另一方面始終“堅持長跑思維”。凌錦明說:“環保有社會需求,但這并不意味著環保企業就可以追熱點,甚至進行過度融資、過度包裝,否則初心就不對。中國的環保市場足夠大,企業唯有堅守核心價值,樹立長跑思維,整個行業才能持續健康發展。”

 

 

注:本文節選于《環境與生活》雜志

本刊專題部副主任于寶源、通聯部副主任李東華

對本文亦有貢獻

韩君婷照片